潭湖文学>历史穿越>HM073 > 第十三回谢顺银食梅产子贾雪松吃j丢牛
    第十三回谢顺银食梅产子贾雪松吃J丢牛

    第二天凌晨,天还未亮,雪松夫妻二丫便已翻身起来,洒扫洗理,劈柴担水,帮个不停,笑个不住。

    等老板娘晌午起来,转得一圈,看得两眼,便对着两丫说道:“你们俩到伙房去,找刘婶要点昨晚的剩饭来吃吧。吃完,男的就到前面去帮助搬运,nV的就到我房里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两丫一听,自是万分欣喜,赶快去得伙房,总算吃了这一年多来,最香最饱的一顿。两丫抓紧吃完饭后,便按照吩咐,分头忙去。

    单说顺银来到老板娘的后房,见那娘子正在敲核桃来吃,看顺银来到,便说:“这里有5个铜板,你去东门的‘好吃JiNg'''''''',给我买二两‘金yAn''''''''产的上品酸梅回来。”完了,看眼顺银又说道:“你先去洗洗g净,再找刘婶要两件衣服来换上,然后再去吧。”

    顺银不住答是,领命而去,早已合不拢嘴。收拾一番,出得门来,YAnyAn高照,花红柳绿,好个明媚天地!寻到“好吃JiNg”来,选得二两上品酸梅。老板拿个玻璃瓶来装好,顺银交钱,捧定而去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那酸梅隔着瓶子透出香来,早把顺银酸甜得满口清水不住,连那肚里的小子也都拳打脚踢起来。顺银走一会儿,笑一会儿,闻一会儿,稳一会儿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却见前面,一个独眼道士扶着一个瘸腿和尚迎面走来,近到顺银面前,两丫望着顺银手上的玻璃瓶子,挡住去路不走。

    便听那和尚对着道士说道:“都躲13个月了,再是金贵,也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道士接道:“但若吃了这酸梅,该生儿的都要生nV,该有N吃的都会没得,凤凰都要变成白鹅,哪里还有得金贵?”

    那和尚听完,便对着顺银说道:“这位娘子,这酸梅吃不得,就全都舍与我吧。”

    那顺银丫生地不熟的,挺个肚子,捧个玻瓶,不敢便恼,只得应道:“你俩若要讨吃,便好好讨吃,莫要疯言乱语。我给你俩,一丫一个,快些走吧。”说完,取得两个出来,递与二丫。

    那和尚接过一个,扔到口中,一口吞下,便又叹道:“这凡眼俗珠的,个个都不识好歹。叫你给来,就全都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顺银厉声恼道:“这光天白日的大街之上,你俩七尺男儿,还要抢我一个nV子不成?!再不快走,我要喊官军来了!”

    那道士又道:“你只为她贵子而来,却又与她计较做甚。我来两下完事,快些前面忙去!”说完,便把自己的那颗酸梅放在口中,咬得两下,“呸”的一声,吐在地上,说道:“酸Si我了,真吃不得!”

    两丫绕开顺银,相互搀扶着,又复争执着,慢慢地飘然离去。顺银只模模糊糊听得,一丫说是儿,一丫说是nV;一丫说是凤,一丫说是鹅;一丫说天、一丫说地;一丫说有,一丫说无……便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顺银痴愣愣地看着两丫走远,又看看地上的那颗酸梅,骂声:“这天杀的!哪知这一粒酸梅,便值得半张煎饼?!可惜了这么金贵的东西!”望着地上看了半天,终于咽口清水,勉强弯下腰来,将那酸梅捡了起来,把上面的余唾尘土擦拭两下。一口hAnzHU,便觉清津迸S,浑身酸爽,那腹中胎儿也似安然品味,得以消停。

    顺银连忙脚步轻快地飞身赶回,看看就要到得铺上,连忙口将酸梅连核吞下,抹一抹嘴,进得房来。那娘子看看玻瓶,沉下脸来问道:“怎么去得这些时光?”

    顺银嗫嚅答道:“路途不熟,走错了一条巷子。”

    那娘子又问:“这才几个,便有二两吗?”

    顺银满脸涨红,支吾道:“路上不慎,掉得两个。”

    那娘子不再应声,摆一摆手,让那顺银退下。顺银心惊r0U跳,连忙赶去伙房,帮着刘婶打杂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