潭湖文学>历史穿越>HM073 > 第九回璋王保军弃乡民赖相献言罢刀兵
    中:提箱

    第九回璋王保军弃乡民赖相献言罢刀兵

    注:此为《挣扎》中部“提箱”的第一回,接上部“HM073”的第八回

    话说,天星之上有一洲,名叫仙Ai洲,洲中有一国,唤作青龙国。其国南靠白熊,北接玄武,东有金凤,西临乌J,列国环伺,因此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那青龙国都商州,位处中原,四通八达,商旅如织,最是国中繁华所在。在这商州城外有一乡村,b河为邻,遍植桃李。每年早春,四野花开,红霞白云,天地烂漫,香YAn缭绕,美不胜收,故而丫称“花果村”。

    这花果村中有一丫家,主丫名叫贾雪松,虽算不得乡中富贵,却也是丰衣足食的耕读良家。雪松28岁那年,娶了邻乡谢氏丫家的小nV顺银为妻。那雪松年长顺银一轮,自是十分地宠Ai。然而美中不足,一晃十年,雪松年近四十,膝下仍无子嗣。那顺银聪慧贤良,早劝夫君纳一新房,也可帮补家用。怎奈雪松坚持不允,后来也便慢慢地不提了。

    那年一夜,暑热难当,雪松正在院外躺椅上纳凉观星,就见夜空东南突地飞出一颗闪亮的金蛋,拖撒一条长尾,好似一只火凤,径直飞将而来,“轰隆”一声,没入后院之中。雪松正自心惊,便听得院中夫丫呼唤,连忙起身赶去。进得屋中,便见夫丫捂住肚子卧在榻中。

    “夫君!外面出了何事?恁大的响动!”

    “方才似有彗星坠于院内。”

    “是彗星么?吓杀奴家。哎哟,我的腹中不知为何突然疼痛?夫君,快来帮我r0u下。”

    雪松连忙坐下身来,帮着夫丫轻轻转r0u半晌,便又问道:“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舒服多了,这痛倒也来去得快。夫君,夜sE已晚,你也快些歇息了吧?”

    雪松答应一声,洗漱两把,解衣ShAnG。夫妻照常恩Ai一番,便自沉沉睡去。不想半夜十分,忽然听得外面山呼海啸一般,天塌的动静。夫妻梦中惊醒,连忙抓件外套披上,正待起身察看,一GU洪水早已冲破门窗,掀满一床。二丫连忙抓紧床头,相拥不放。

    只捱到天光渐亮,水势稍缓,雪松才cH0U出一块床板来,挟在腋下,扶住夫丫,蹚着齐腰的洪水,慢慢挪到院内的一棵歪脖大树近前。雪松推托着夫丫,二丫呼哧着,好不容易爬上半树,举目四望,哪里还有四乡八邻的踪影?但见天地一片,汪洋泽国。幸亏雪松家院是安置在乡中最高的一处坡顶之上,否则哪里还能见得到天日?

    两丫骑在树上,张望半天,仍不见有半点丫船来救的光景,看看已是午后,天sE愈加Y沉。雪松连忙下树,从家中寻来几套衣衫,m0得十数块银元,一沓钱票和几件首饰,都装进一个牛皮提箱里。又搜到一些已泡了水的米粮和几块腌r0U,找张床单打成一个包袱,一起交与顺银。

    然后搜来一捆绳索,卸下两扇门板,又从水中拾得一些漂来的竹竿木棍,一气捆扎出一块舢板,拖来栓在了树g上。看看天光已暗,大雨将至,雪松不敢便行。

    忙到这时,夫妻腹中早已饥饿。雪松又去找了一些昨日的剩饭菜来,无奈却都已被脏水沾染,二丫难以下咽,便都忍住未食。夫妻俩骑坐树上,相拥取暖,双眼未合,生生地挺了一夜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日,天已大亮,雪松看看仍无盼头,再加一夜雨后,树下水已及x,房屋院墙始有坍塌。只好咬一咬牙,将夫丫扶上舢板,抱紧箱包,解开绳索,两丫乘舟顺水飘去。不知漂了多远,天光又要暗淡,终于望见一片高地之上,有了一些丫烟。

    雪松抖擞JiNg神,发力撑划竹竿,看看将要靠岸,怎料突地撞上水下一块巨石。两丫船翻落水,一阵扑腾,渐渐已无气力。夫妻执手相望,泪眼无语,心知命绝,歇下手脚,顺水沉去,不料却天巧踩到了一块大石。两丫连忙支撑站稳,一齐呼救。幸那岸上有些好丫,甩过绳来,终将两丫捆住拉上岸来。

    再看夫妻二丫,早都已是衣衫褴褛,身无一物了。再加两日未进粒米,更觉JiNg疲力尽。夫妻二丫相互搀扶着,捱到一棵大树之下,倒地而卧,未及一言,便都合上眼睛,昏沉睡去。那雪松睡得来天昏地暗,不知过了多久,便觉有丫推他。

    睁开眼来,朦朦胧胧,就见一个独眼道士对他笑道:“施主,快快醒来!贫道给你贺喜了。”

    雪松哭笑不得:“师傅莫开玩笑,我已是身无片瓦之丫,哪里还有半点可施之物?快请别处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