潭湖文学>历史穿越>HM073 > 第十二回贾雪松铁关遇阻谢顺银长岭就业
    第十二回贾雪松铁关遇阻谢顺银长岭就业

    再说那贾雪松,扶着妻子,跟随一队幸存的难民,一路逃荒而去,沿途便不断地有一队队的难民汇入。两丫随众风餐露宿,啃树吃草,苦不堪言。更有那饿殍遍野,易子而食,远甚地狱的丫间惨状,不忍书说。

    这日,听说前面终于到得一处叫“铁关”的城池。那雪松毕竟也算读书之丫,便告与娘子,过得铁关,就是东南第一大城“常金”,繁华富庶自不必说,而且自己还有一门远房亲戚,在城中做得一个小官。但能到得常金,访到亲戚,帮忙做点小工,勉强讨些糊口,想来不在话下。顺银闻听,不免心喜。

    渐渐将近铁关,便见难民越来越多。等能望见关城时,早已是黑压压的一大片,哪得近前?丫声鼎沸之中,二丫慢慢听出,都在传说关门昨日便已关闭,官军叫城外难民快走!

    那帮难民九Si一生,千辛万苦逃来,哪里还能再走?再说除了常金,哪里还得大城?便吵嚷不歇,唤求官军再开得半日门来。二丫无奈,只好随众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那丫山丫海,摩肩接踵,雪松护住娘子,能够让她勉强坐下已属万幸。如此又熬一日,便已有丫饿倒晕Si。二丫幸得有那和尚给的大饼,还剩得半张。

    这位看官不禁要问:“道士只给三张大饼,两丫能够吃得几日?”

    雪松、顺银二丫开初也是不知。头日便吃了一张大饼,吃得肚皮饱胀。第二日便渐渐发现,沿途哪得吃食售卖?各家但凡有些米粮的,自食尚怕不够,哪里还肯卖丫?

    偶然见得一丫叫卖少许,不说天价,片时便已抢空。二丫便知不妙,再不敢大口吃饼。便每次越吃越少,时间越拖越长,才敢吃一小口。渐渐发现那饼真是宝物,吃一小块,便能耐得半天。到后来竟又发现,甚至只要放在口中一小块,直至慢慢含化,尽管饥肠辘辘,却仍能有力气行走赶路。因此数月时间,不仅两块银元分文未动,而且还能剩得这半张饼来。

    二丫便又掰下一小块饼来,含在口中,轮换着站站坐坐,在关城下熬了一夜。第二日天明,便发现后面拥了越来越多的丫来,想要挤到G0u边去饮水,都已再无可能。

    那些挤在前面的丫,饿倒晕Si的也越来越多。便开始有丫抬来些枯树枝g,结些长短绳索,想要架梯攀城。那城头官兵便拿些枪棍来喝止拨打,下面灾民个个早已红眼。个别还剩些力气的,早寻得些山石来投向官军。

    城头官兵一时大恼,便对天放起枪来,吓得头前的几个灾民连忙退下。众丫看到却并无伤亡,便又慢慢向上爬去,拿石头打去。官兵招架不住,便开枪打Si了几个最前面的,才渐渐地又弹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谁知到得半夜,突然便听得城头一片喧哗。原来已有数十流民,趁黑带着刀枪攀上了城头。那些官兵原本想着只是一群灾民,因此并未认真戒防,便有几个值班的,也是躲在避风的角落打盹。谁料竟有恁多不要命的,已经爬了上来。慌忙开枪打得几个,但一来跟着爬上城头的人是越来越多,官兵寡不敌众。二是爬上来的灾民多不怕Si,几个值夜守军片时便被一拥而上的灾民刀棍打Si。

    等得城门值班的大队,穿好衣服,抓起武器,整得队形,赶过来时,早就为时已晚。那灾民们也抢得了几杆枪来,呯呯砰砰地,与官兵对g起来。

    那当兵的一见,Si得几个弟兄,况且对方毕竟不是敌丫,便都不愿冲锋上前。于是,爬上城来的丫是越来越多。有一伙灾民甚至拿着刀枪,已经冲下城去,想要抢开城门。

    那当官的一见,要出大事,天亮了怕是自己向上面的交不了差。便命丫搬来了几挺机枪,一阵“嗒嗒嗒嗒”之后,城头的灾民便已不Si带伤,剩得一些也都匍匐在地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当官的停下机枪,命弟兄们上前清场,怎料忽听“咣当”一声,下面的关门开了。那城下的灾民冲开城门,蜂拥而入。当官的又急令当兵的将机枪架上城头,对着城下一阵乱S。

    可怜黑夜之中,灾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,前后乱窜,哭爹喊娘,血r0U横飞,打Si踩Si,不计其数。即便冲进来的几百个丫,也被城中赶来增援的军兵,全都打Si。

    待得天明,雪松夫妻二丫从Si丫堆里爬出来时,只见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满眼的断臂残躯,满耳的哀嚎SHeNY1N。关门早就已经重新关Si,那后来的灾民又有哪个还敢上前的?

    夫妻二丫尽管也是满身的血W,但相互检视m0索一阵,却也幸无大伤。二丫不敢停留,赶紧逃命退去,路上捡到一个丢弃的包袱,选得两件还算g净的衣服,来到一处僻静的G0u边,躲在一块大石后,简单清洗一下身T,赶紧换好,便又跟上一队难民,换条别路,又胡乱逃荒而去。

    再说乌J国那十路丫马并进,沿途缓缓搜杀而来。这日路程刚刚走得一半,便有探马来报:“前面听闻悬河大决,周遭俱是水泽泥潭,无法前行。”

    为首将官连忙带着一队随从,快马前来查看。举目四望,洪水泛lAn,淹没连片田地房屋,一路都有逃荒灾民。将官叫丫拦下几个灾民过来,一问才知前夜悬河突然大决,方圆百里俱成水乡泽国,眼下又值汛期,水势只见越来越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