潭湖文学>历史穿越>HM073 > 第十回龙君任X走华容赖相设谋捉放曹
    第十回龙君任X走华容赖相设谋捉放曹

    再说列国之间,皆无大战之心力,几经吵嚷抓扯,却也并无大动。那黑骨酋长便又自作主张,从乡间寻来一个青龙前朝遗下的王子,拥立为帝,建了一个儿国,号作“朱雀”。接着又选拔出一些军官来,cHa入朱雀朝中,四下招兵买马,天天C枪演训,不久也拉起一只十数万的朱雀军来。稍后,便慢慢将那大队乌J军,退出了朱雀与青龙接壤的前线。

    而那青龙国内连年征战不息,本已疲弱不堪,勉强凑得三五万兵来,散布于朱雀交境,自保尚且堪忧,更别说讨伐光复了。列国看那青龙相差甚远,乌J面上也还收敛,渐渐地也都没有了g劲。

    再说青龙国君听得璋王回报,尽管心下恼怒,却也无可奈何,只得顺水推舟,频频催令璋军进兵白虎。怎料璋王早已暗通赖相,双方假意做些C演,在两三个县城拉锯了一年,反而又诓骗了龙君一些粮械。

    那青龙原本就有5万JiNg兵和10万地方团练,在常年进剿白虎,得知璋王率30万生力军前来助阵,便唯璋王马首是瞻,却发现屡屡挫败,时时扑空。虽不得其解,但久而久之,却也渐渐看出了璋王无心恋战,便联名具本,暗自参送给了龙君。

    那龙君原本指望,多则两三年加紧剿灭了白虎,便可将大军移师中原,再从各地拼调一些军队,凑出七八十万来,先不说光复失地,至少乌J便不敢再进中原。却不想过去了两年,在白虎不仅又空耗掉了许多的兵粮,而且坐看着朱雀国竟也一天天地要长成了形状,心下难免更加忧急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还是只有剿灭白虎近在眼前,或能得手。咬一咬牙,便又从各地征调了10万JiNg兵,就近白虎邻地也揪结出10万民团,加上原先的15万丫,再算上璋王的30万大军,总共65万,御驾亲征,yu与白虎做决Si一搏。

    那青龙兵将见到国君亲征,丫丫奋勇,个个争先,非b往日拖沓。白虎尽管南有白熊接济,西有璋王内应,却也难以招架青龙丫多势众。在东北两面,连吃败仗,一两年下来,便已丢掉了半壁江山,只得将国都迁往西南边陲。

    这日,璋王正与飞燕午睡,便听得李副官在窗外咳嗽不止。璋王心下恼怒,撇开飞燕,翻身而起,抓起枕边一个花瓶,便向着窗户砸去。只吓得李副官“哎呀”一声还未叫完,便听得璋王怒骂传来。

    李副官连忙蜷到门边,低声应道:“大帅,是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你妈的鬼生!老子现在就要你先Si!”

    “是赖玉祥,赖先生有急事找王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赖相吗?快快请到客厅,本王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“已经请在客厅喝茶……”李副官话未说完,便见璋王提着K子,趿着拖鞋,赤着上身,冲出门来,向着客厅奔去。李副官赶紧一面脱下自己的外套,一面快步追上去,将制服披到璋王的肩上。

    那璋王几步跨进客厅,见赖相早已起身迎了过来。璋王刚要伸手,却见赖相早已扑倒在地,高声报道:“王爷在上!家奴赖玉祥参见千岁!千岁!千千岁!”

    璋王连忙扶起赖相,两丫饮泣嘘寒诉别不表。只听赖相说道:“璋王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目下虎君已经支持不住,yu要举国投降!”

    “赖相勿忧,本王府中早就虚席以待。”

    “非为自家而忧,是为主公而忧!”

    “本王何忧之有?”

    “敢问主公,龙君除却虎君之后,下个便该是谁?”